成才之路

郑魁山简介

来源:未知 | 作者:admin | 发布日期:2015-04-01 11:11 | 阅读次数:

      郑魁山(1918年~2010年),河北安国人, 16岁跟随父亲郑毓林(1896~1967年)学习针灸医术,1947年考取中医师, 曾悬壶于安国、保定、北平等地。1951年创办北京中医学会针灸研究班;1954年任华北中医实验所主治医师,1955年合并卫生部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,受聘于政务院医务室,为中央首长诊疗,并给外国专家班、国际班任教;1970年下放到甘肃成县医院,1982年调入甘肃中医学院,主持筹建针灸系,任教授、硕士生导师;全国500位名老中医师带徒指导老师之一。现任中国针灸学会理事,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研究会顾问,郑氏针法研究会会长,日本后藤学园、英国东方医学院客座教授。发表学术论文66篇,著有《针灸集锦》、《子午流注与灵龟八法》、《针灸补泻手法》、《郑氏针灸全集》等14部著作,其中某些著述被译为日文。郑魁山教授,从医60余载,学验俱丰,擅长针治疑难杂症,对针灸学经典理论和传统针刺手法,研用颇彰。兹将其成才之经验总结如下。

1.坚实的根基

1.1深厚的中国古文化底蕴

严父即严师,郑老幼承家学,在老师与家父的严格管教下,熟读四书五经并习练书法,系统学习了《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针灸甲乙经》等中医经典。出师时,其父只给了他一把雨伞,一个灯笼,意即:病家相求,无不既往,虽天色漆黑,雨雪载道,路途遥远,亦不为止。

1.2扎实的基本功。

郑老认为中医针灸的基本功是硬本领,要天天练,不断地练,日积月累从无到有,由浅到深,经过生疏到达熟练。其父郑毓林先生就非常重视基本功的训练,强调气功与针刺手法的结合,认为练气功是针灸医生的一项基本功,强调练肩、肘、腕三关,以利气的通畅,强筋壮骨,使肢体灵活,施针时左手推按有力,刚柔协调,揣穴准确,力量持久;右手进针迅速,动作灵巧,得心应手。并总结出一套与气功相结合的独特“练针法”,严格要求,习练基本功。

1.3师承祖业。

郑老通过勤学苦练,继承了郑氏家传手法和治病秘方。打下了治学的坚实基础。郑氏家传手法,是其父毓林公改进烧山火透天凉手法之后,又从古代繁琐复杂的针刺手法中,经过长期临床实践,简化而来的常用手法,具有简便、易学实用、效速的特点。治病秘方,是根据郑氏几代人的临床实践,总结出的疗效显著的针灸手法与配穴。

2.修身养性,高尚医德

郑老修身养性,始终坚持习练气功,郑老认为气功是一种锻炼精、气、神,从而使人能实现对生命过程进行自我调节,增强体质,祛病延年的一门科学。作为优秀的针灸医师,应当习练之。古人云:“凡刺之真,必先治神”。治神要求做到:“经气以至,愼守勿失,浅深在志,远近若一,如临深渊,手如握虎,神无营于众物”,“神在秋毫,属意病者”,说明治神的关键是医者能调心守神,将自己的精气神集中于针下。要做到这一点,就必须进行特定功法的练习,增强本身的元气。通过气功锻炼,针刺时才能更好地使自己的补泻意念集中于针下,作用于患者,更好地体会针下气至冲动。

医德高尚,关心患者,平易近人,是郑老的一贯风格。不论在农村还是城市,不论对领导还是群众,工人还是农民,只要有求于他,他都一视同仁,精心治疗。在成县工作时,他的家几乎成了临时家庭医院,病人随到随医,不收分文。郑老认为,作为一名负有救死扶伤责任的医生,必须有很好的医德,如果忽略了这方面的修养,不但不能解除患者之疾苦,还会给患者带来意想不到的危害。

郑老在学术上一丝不苟,对事业精益求精,临床中待患如亲,工作之余尤爱书法,他认为习练书法与习练针术具有相通之处,两者可相得益彰。

3.博采众长、师古不泥、锐意创新

师古而不泥古,郑老博览群书,学识渊博。注重理论联系实际,对古今名医家的学术精华,吸取经验,荟粹各家学说,提出自己的见解。郑魁山教授继承从曾祖父开始,历经四代传播下来的宝贵针灸医疗经验,再根据他本人60余年来从事针灸临床、科研和教学的经验,在不断的实践中,勤求古训、博采众长、汲取精髓、推陈出新,不断整理和完善家传手法,使家传手法逐渐系统化和理论化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针刺手法特点,并使其学术特点自成一家,郑魁山教授也因此成为郑氏家传手法的集大成者。

3.1善用左手立“揣穴法”

郑老在揣穴、进针、行针候气、守气等几个方面,有独特的临证实践经验,特别注重双手操作,重用左手。总结出:左手揣穴,右手辅助;右手进针,左手候气;左手关闭,气至病所;以及“守气法”等一整套双手操作,重用左手的针刺方法。提出了分拨、旋转、摇滚、升降等“揣穴法”。

3.2重视“八法”的应用

郑老以中医八纲辨证、八法治病的理论原则为指导,结合自己数十年的临床经验,创立了汗、吐、下、和、温、清、消、补的“针刺治病八法”配穴和处方,在针灸学“理、法、方、穴、术”各个环节的长期临床实践中,以中医基础理论辨证论治、治疗“八法”为指导,努力探索针灸配穴和针刺手法的应用规律,总结出一套独特见解。郑老认为,针刺手法是临床取得疗效的关键之一,在《郑氏针灸全集》中,不仅详细介绍了各类针法,还将他长期临证实践对手法操作上的心得体会及实验观察,都详细加以说明,如提插、搓捻、关闭、搜刮、飞推、拨动、弹震、盘摇、循摄、搬垫、停留、压按等行针手法的应用技巧和适应病证。

3.3精简创新操作手法

郑老在实践中善于总结传统针刺手法理论, 融汇贯通,执简驽繁,把传统的“烧山火”“透天凉”手法加以改进,删繁就简,创立出独特的“热补”“凉泻”两种操作手法。这两种操作手法,简便明了,易于掌握和运用,且同样能产生“烧山火”“透天凉”针法的效果。郑老在临床上善用温法治疗疑难杂症,创立了“温通法”、“关闭法”、“穿胛热”、“过眼热”等特殊针刺方法,并将之应用于针灸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之中,对传统针法进行了独创性的发展。

3.4改革研制新型子午流注与灵龟八法临床应用盘

为了使古代针灸医学发扬光大,郑老在继承古代“子午流注”、“灵龟八法”理论精髓的基础上,根据个人临证经验,改革旧图,研制出新型的临床应用盘。他首创的袖珍“子午流注与灵龟八法临床应用盘”携带方便,使用简单,并且不用推算,即可找到60年“花甲子”和当日当时的开穴治病,以及当日当时“闭穴”的开穴,称为“郑氏补穴法”。具有“纳子法”、“纳甲法”、“灵龟八法”三种优选取穴治疗的用途,为针灸的医、教、研提供了简便准确的工具,并将传统子午流注与现代时间生物医学结合起来,为临证针灸治疗优选穴组创造了条件。

4.医、教、研并重,学验具丰

4.1治学严谨,乐育英才

郑老积数十年临床经验,参以已见,先后编著了《针灸集锦》、《子午流注与灵龟八法》、《针灸补泻手法》、《郑氏针灸全集》等14部著作。更为可敬的是郑老将三代人总结出的郑氏家传针法经验,言传身教,并将其录制成录像片,授以后学,名扬海外,不愧为当代针灸大师。郑老临证诊病,一丝不苟,详察病情,选穴精当,手法严谨,师古而有创新,对许多疑难大症,颇多建树。及至晚年,德高望重,工作繁忙,求诊者众多,依然审慎为之,不论患者地位高低,亲疏远近,同样认真诊治。即在十年浩劫中,被下放到甘肃成县,身处逆境,他依然认真研究针灸医术,全心全意为山区人民治病,精心培养针灸工作者,在实践中继续学习。数十年如一日,孜孜不倦,昼以医人,夜以读书,锲而不舍。其学识之广博,手法之精湛蜚声中外,历来为同道所赞佩,有“西北针王”之誉。

郑老认为中医针灸学,有独特的理论体系,又有独特的操作技术,必须学精理论,掌握针灸技术的精微技巧,理论联系实际,能担任医疗、教学和科研工作,才算合格的针灸人才。郑老选择徒弟有三个条件:一是具有仁爱之心。二是具有聪明才智。三是应廉洁淳朴。郑老治学,法度严谨。对后学循循善诱,诲人不倦;对自己严格刻苦,身体力行。迄今郑老已招收培养硕士研究生21人,毕业15人,其中11人分别考取了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天津等地的针灸博士研究生。几次应邀赴日本、新加坡、美国、墨西哥等国进行讲座和医疗指导。并已有瑞典、挪威、荷兰、英国、日本等国家的专家学者向他拜师学艺。可谓桃李满天下。

4.2致力科研,探求医理

郑老在六十年针灸教学、临床和科研实践活动中,穷治医经,精研医理,孜孜不倦地献身于中医针灸事业,对针灸传统针刺手法孜孜以求,推陈出新,在继承的基础上发扬光大。在理论研究和临床方面都取得显著成就,为我国针灸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在郑魁山教授主持、带领下,经过辛勤努力,完成的研究课题有:

“针刺热补凉泻手法对皮肤温度影响的实验观察”

“热补和凉泻不同针刺手法对失血性休克的实验观察”

“烧山火手法对家兔实验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实验研究”、

“热补法对实验性小鼠肾上腺皮质影响的实验研究”、

“热补法对大鼠应急性胃溃疡的保护作用及机理探讨”、

“热补针法对大鼠醋酸型胃溃疡PGE2、胃泌素及形态学的影响”

“热补针法对实验性家兔高血脂症防治作用的研究”

“热补针法对肾阳虚小鼠肾上腺皮质影响的实验研究”

“温通针法对急性心肌缺血损伤大鼠心肌酶、自由基、Ca2+、心电图及形态学的影响”

“温通针法对脑缺血再灌注大鼠NSE、TXB2、6-K-PGFia、EAA及形态学的影响”

“温通针法对脑出血大鼠急性期NO、ET、SOD、MDA、Glu、Asp、GABA、Gly、Mg2+、Fe2+ 及GSH的影响”

“温通针法对大鼠实验性脑出血后急性期脑系数、脑组织含水量、Ca2+、Na+、K+及血流变学的影响”

“针刺温通法对实验性家兔血淤证的研究”、

“纳支针法对老龄小鼠衰老产物及相关酶类的影响”、

“透天凉针法对家兔内生致热源性发热的效应及机理研究”等十五项。

这些科研项目不仅在国内领先,而且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的影响。在传统针刺手法机理研究方面,其学术地位得到国内外同行的普遍认可和赞许,国际声誉也日趋提高。在迩暮之年郑魁山教授仍继续指导硕士研究生开展“传统针刺手法实验及临床应用”的科学研究,为祖国针灸医学事业做出了非凡的贡献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